• 首页
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行业动态 >>哀悼 | 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高式熊先生今日清晨驾鹤仙游 享年98岁
详细内容

哀悼 | 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高式熊先生今日清晨驾鹤仙游 享年98岁


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、功勋社员,中国书法兰亭奖·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高式熊先生,于2019年1月25日清晨驾鹤仙游,享年98岁。

高式熊先生生于1921年,浙江鄞县人,为当世著名书法家、篆刻家。先生出身清贵,家学渊深,传赵叔孺、王福庵、张鲁庵先生嫡脉,毕生致力于书法篆刻艺术创作与研究。1947年,年仅27岁的高式熊先生加入西泠印社,为最年轻社员,与诸名家耆宿把臂同游,一时传为印林佳话。其书法楷、行、篆、隶兼擅,清逸洒脱,尤以小篆最为精妙,与篆刻并称双美,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、发表。高式熊先生还著有《西泠印社同人印传》、《高式熊印稿》等,为当代印坛广为尊崇的前辈名家。2018年,高式熊先生获中国文联颁授“中国书法兰亭奖·终身成就奖”称号,在获奖词中被尊誉为:“97岁的老人,阅尽沧桑,见证了现、当代书法篆刻发展之历程。其书风印风,以赵叔孺、王福庵为根基,出规入矩,典雅高迈;一笔一划,一刀一刻,由技入道,以‘无我’姿态达‘有我’之境界。几十年来,他潜心书艺,心境超然,远离尘嚣,人书俱老。在当代书坛,其为人治艺,艺德兼修,为年轻一代书家树立了典范。”

高式熊先生溘然长逝,至此,西泠印社1949年以前入社的早期社员全部离世。典型已远,风仪长存。我辈后学将秉承前贤风范,潜心艺事,修身以德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高式熊先生千古!

唁 函

上海文史馆并转高式熊先生家屬:

惊悉我社名誉副社长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顾问、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高式熊先生溘然辞世,西泠印人不胜伤悼。

高式熊先生是我社早期社员,家学渊深,传赵叔孺、王福庵、张鲁庵先生嫡脉,毕生致力于书法篆刻艺术创作与研究,为二十世纪篆刻艺术事业的传承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高式熊先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长期担任西泠印社领导职务,2003年起任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,为印社事业的繁荣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高式熊先生才情丰茂,德艺兼修,为人豁达,奖掖后进,久为同人尊仰。高式熊先生的逝世,是当代印坛的巨大损失,也使西泠印人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同道。

值此悲痛时刻,特驰专函,谨致以深挚哀悼,并望家属、同人节哀顺变,善自珍摄。

西泠印社

2019年1月25日

高式熊生于1921年,是浙江鄞县人。他曾是中国书协会员、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、上海市书协顾问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、上海民建书画院院长、棠柏印社社长 。其父高振霄乃晚清翰林太史、新中国上海市第一批文史研究馆馆员、著名书法家。

他幼承家学,书法得到父亲亲授,20岁时获海上名家赵叔孺、王福庵指导,擅篆刻、书法及印学鉴定,书法出规入矩,端雅大方;后又喜摹印作,对历代印谱、印人流派极有研究,27岁加入西泠印社成为当时最年轻会员。其书法楷、行、篆、隶兼擅,清逸洒脱,尤以小篆最为精妙,与篆刻并称双美。还著有《西泠印社同人印传》、《高式熊印稿》等专著。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、发表。

高式熊不仅篆刻、书法造诣精深,也是著名的印泥制作大师,曾受教于西泠印社早期社员,著名书法、篆刻家,收藏家鲁庵印泥创始人张鲁庵先生,得张先生真传。张鲁庵1962年临终前,将“鲁庵印泥49号秘方”托付给高式熊,叮嘱其务必将鲁庵印泥的制作工艺传承下去,并将此秘方捐献国家。

由于种种原因,鲁庵印泥原有的其它55号配方下落不明,“鲁庵印泥49号秘方”成为鲁庵印泥唯一传世的“血脉”。经过高式熊先生多年奔走呼吁,鲁庵印泥终于被上海市政府批准为“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并报送“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高先生也随后表示将把“鲁庵印泥49号秘方”无偿捐献给国家,其高风亮节令人感佩。

齐白石先生曾长期使用高式熊的印泥,并能保证五十年不走色。

有评论家曾经评价,赵叔孺、王福庵的作品不属于高式熊,丁敬身、吴让之的作品也不是高式熊的替身,高式熊就是高式熊,高式熊的“熊样”没有另一个书法篆刻家的作品能够替代,而是贴上了他个人标记的“高氏”作品。在工稳妍秀又质朴一路的书法篆刻作品领域,高式熊的作品保留了他的个性化的成份。

90多岁的高式熊阅尽沧桑,见证了现、当代书法篆刻发展之历程。其书风印风,以赵叔儒、王福庵为根基,出规入矩,典雅高迈;一笔一划,一刀一刻,由技入道,以“无我”姿态达“有我”之境界。几十年来,他潜心书艺,心境超然,远离尘嚣,人书俱老。在当代书坛,其为人治艺,艺德兼修,为年轻一代书家树立了典范。